行业掌舵手纵论中国电影产业

2017-11-29 13:07 0评论

原标题:行业掌舵手纵论中国电影产业

  □□本版策划/撰写 郑洁

  “危机论”和“机遇说”,是中国电影产业热爱讨论的两个关键词,中国电影产业未来如何发展呢?针对这一话题,阿里影业集团董事长、CEO俞永福,华谊兄弟董事总经理、华影天下董事长叶宁,光线影业总裁王长田,好莱坞资深制作人麦克·山伯格6月18日齐聚沪上“中国电影产业高峰论坛”,这些电影圈的“大佬们”又是怎么说、怎么做的呢?

  行业篇

  王长田:中国电影产业未来能破3000亿元

  中国电影产业究竟能够做到多大?在谈论“如何看待现在的中国电影市场”时,王长田颇为乐观地表示:“我觉得中国电影制作水平在提升,虽然这两年爆款少了点,但将来一定会有。”在他看来,去年的总体票房失利并不是什么大事,“我不建议业界目光只放在票房上,票房在成熟的电影市场里只能占到三四成的比例,其他的那些收入是来源于版权销售、点播分成、衍生品等,中国恰恰在这个领域的市场规模正在迅速地扩大。”

  王长田预计,在三四年之后,中国电影公司来自票房收入就能与其他渠道的收入基本持平,也意味着中国电影市场规模会是票房的两倍以上。王长田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举例说:“马云投资光线的时候就问我,这个市场能不能做到3000亿元?做不到就不投了,我说一定会做到3000亿元。”他认为,如果只盯着400多亿元票房,没有算版权、衍生品等板块收入的增长率,那大家就会觉得市场好像出了问题,实际上并没有。

  “美国100多年的电影发展,在中国会被压缩到1/4到1/5的时间段里,因此其中市场的变化和剧烈程度将远超我们的想象。大家现在看到所有现象,比如高片酬、浮躁心理、人才欠缺、恶性竞争、偷票房、不注重知识产权等,在现在这个阶段都是正常的,中国电影市场随之改进的速度会非常快,业界不必过度担心。”王长田说。

  叶宁:紧盯内容、培养人才是王道

  叶宁同样对中国电影市场的未来充满憧憬和希望。他认为在未来通过塑造好的人物和故事基础,然后利用资源撬动线上线下,足够优秀的内容能够打穿一切,“只有抓住好的内容,然后通过内容连接并深入到消费者中,形成一个商业闭环,这个闭环还具有连续性的逻辑,这才是大产业、系统性思维,这才是中国电影的未来。”

  叶宁认为,中国电影未来一定没有“天花板”,但是因为目前每一个从业者都还是“新人”,并且都面临着产业滋生的新问题,这需要下苦功夫。

  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足够优秀的内容基础上,这也正是当下中国电影产业的短板。叶宁为大家描绘了他心中完美的电影人培养体系——法国著名导演吕克·贝松的电影厂,通过公司与学校相结合的方式,让学生们在学校时就能直接去片场实践,从灯光、场记做起,学习最现代的电影工业技术,“这样出来的学生至少体系和逻辑是对的,我们太缺这个了。”

  麦克·山伯格:中国电影影响力越来越大

  对于中国电影产业的未来,麦克·山伯格也给予极大的肯定。他表示自己有两个项目都有十分浓厚的中国色彩,甚至在选择演员时也会考虑中国观众的喜好。“我预测再过5年,很多国际大片会用国际的视角来讲中国故事,而这些大片又会反过来影响到中国国内的电影。中国电影在全球会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所有的成功要素现在都越来越到位了。”他说。

  麦克·山伯格拿iphone举例,10年前iphone刚出时数字技术还很初步,但现在数字产业已经变得很大。中国的电影行业在数字生产、数字发行、数字营销等方面的创新举世瞩目。

  “美国同行也经常说‘赚不到很多钱’,为什么还去投资做电影?因为做电影能够跟世界对话,能够创造一些有意思、有深度的东西,而且能够获得很多电影迷的追随,这些价值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麦克·山伯格说,电影带来的收入永远没有高科技公司高,这是肯定的。好莱坞电影回报率是15%至20%,而且通常一家公司要生存通常需要拍很多好电影——由于都是高风险项目,每部影片都只是项目组的一部分,成功和失败的电影才能够相互抵冲。

  俞永福:科技基因公司对于电影的启示意义

  在“电影产业新基础设施的思考与实践”这一话题上,俞永福指出,电影产业的特征有“三高”——资金高度密集,“一部影片要在两个小时里去表达内容,我们要投入的资金从单位时间来算是非常高的”;人才高度密集,“从导演、制片到演员,每个人的档期都很满”;风险高,“一部电影动辄过亿元的投资,两年之后才能回款,这个运作模式本身的风险就很高。”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www.cctvfilm.com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