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写作是“类型”重要还是“趣味”重要

2017-09-08 16:37 0评论
     剧作教程:如果说, “ 文学性” 对于时长9 0 分钟的电影,还只是一个选择上的话题,那对于动辄三五十集、情节容量堪比任何一部长篇小说的剧集而言,它就成了一个不容质疑的真理。
  编剧圈最近针对剧本到底是应该提倡注重“文学性”还是“原创性”,似乎有一定分歧。在我看来这其实是一回事,只不过角度不同。主张强调“文学性”的编剧,出发点肯定是立足于“剧本要讲故事”,还要讲得符合生活的逻辑、具有人性的丰富层次。这其实是全世界优秀影视作品在剧本这一环的共同理想。内地影视有一段因为第五代电影的形式主义实验,和对影像本体功能矫枉过正式的强调,远离了这种追求。
编剧写作是“类型”重要还是“趣味”重要
  但是只要我们回看第五代最优秀的影片,就会发现它们还是紧紧依托于文学性平台的:《一个和八个》来源于郭小川的长诗,《黄土地》源自柯蓝的散文《深谷回声》,《红高粱》《霸王别姬》《活着》分别改编自莫言、李碧华、余华的同名小说原着,与此同时,执笔这些剧本的又是张字良、芦苇这样具有很深文学素养的大牌编剧。名导们功成之后,虽然还在与作家合作,但与芦苇这一量级的编剧却基本上再没什么合作,这大约也是后来第五代电影无论是文艺小片还是商业大片,剧情上都屡被观众打出低分的一个根源。我们再回过头来看近30年的荧屏,你会发现像朱苏进、苏叔阳、王朔、梁左、刘恒、杨争光、邹静之、潘军、麦家这些来自于文学界的名字,都在各自的黄金时段,为观众留下了其他同龄优秀编剧难以企及的回味。如果说,“文学性”对于时长90分钟的电影,还只是一个选择上的话题,那对于动辄三五十集、情节容量堪比任何一部长篇小说的剧集而言,它就成了一个不容质疑的真理。
  “文学性”里本身就包含对“原创性”的强调。我们知道,在文学里,风格复制型的作者通常都不会获得太高评价。畅销书作家之所以从不被严肃文学作者视为同道,很大意义上就是因为前者对复制性的依赖。但影视不一样——类型剧集、商业大片的维系,本就依赖于编、导们对复制性创作手法的娴熟运用。影视中提倡的创新、原创,其实是指“推陈出新”,和文学界理解的还不太一样。即便看似横空出世的大编剧,只要仔细研究,我们也依然能从内地以外出产的影视中找到他们审美或编织故事的源头。类型下的原创,考量的是编剧的风格融合能力。至于效果,则要通过观众对“有趣”、“合理”这两极勾兑比例的认可来验证。
  那么,一个剧本,究竟是它属于的“类型”重要,还是“趣味重要?当然是后者。因为所有的“类型”都是靠“趣味”才在市场上赢得一席之地的。无趣的“类型”迟早会死掉,而且一直在死着。这方面,投资人和编、导说了都不算,得听观众的意见。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www.cctvfilm.com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