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编剧烦死电视剧创作:不能闭门造车要深入生活

2017-09-11 12:37 0评论
   剧作教程之不管做微电影还是电影都不能闭门造车要深入生活
        众编剧反思电视剧创作不能闭门造车要深入生活
  “我觉得电视剧第一个误区是不接地气。无论是年代剧、现代剧还是军旅剧,总体给人的感觉就是假。” “排名前十的作品能称之为好电视剧的寥寥可数。” 这些对中国电视剧目前存在的问题的尖锐批评,不是来自外界,而是来自被称为电视剧第一生产力的编剧队伍。近日,中国电视剧编剧委员会在京举行第三次编剧沙龙会议,编剧们围绕当前电视剧创作存在的误区展开了讨论,并就如何走出误区、创作精品给出了自己思考的答案。
  “排名前十的作品能称之为好电视剧的寥寥可数。”
  这些对中国电视剧目前存在的问题的尖锐批评,不是来自外界,而是来自被称为电视剧第一生产力的编剧队伍。近日,中国电视剧编剧委员会在京举行第三次编剧沙龙会议,编剧们围绕当前电视剧创作存在的误区展开了讨论,并就如何走出误区、创作精品给出了自己思考的答案。
《爱上男闺蜜》近年来,“中国电视剧总体水平不高”已经成为编剧们的共识。《别了,温哥华》、《我的青春谁做主》等剧的编剧高璇说,我国电视剧创作成绩比较突出的是在2007年至2009年这3年,每年都有好的作品出现,而近两年就比较混乱。2011年全国有一个电视剧收视百强榜,“看到前十名我就感觉凌乱了,因为前十名的作品里我认为能称之为好电视剧的寥寥可数,一部分甚至是被我们通俗地称为狗血剧的电视剧。在这种情况下,年轻编剧可能有困惑——我到底追求什么?
  电视剧要坚持人文情怀
  近年来,“中国电视剧总体水平不高”已经成为编剧们的共识。《别了,温哥华》、《我的青春谁做主》等剧的编剧高璇说,我国电视剧创作成绩比较突出的是在2007年至2009年这3年,每年都有好的作品出现,而近两年就比较混乱。2011年全国有一个电视剧收视百强榜,“看到前十名我就感觉凌乱了,因为前十名的作品里我认为能称之为好电视剧的寥寥可数,一部分甚至是被我们通俗地称为狗血剧的电视剧。在这种情况下,年轻编剧可能有困惑——我到底追求什么?”
  中国电视剧到底要不要有人文情怀,还是唯收视率马首是瞻?对此,高璇给出的答案是慢下来追求口碑,坚持一种人文情怀。高璇说,在面对现代题材生活剧的时候,第一要拓展关注人物的视野,不仅写中产阶级,还要写快递员、保安,甚至城市里边缘的、不被注意的人物,去表现他们身上的精神。另外,在设计矛盾时,应更多地带一些社会的信息量。剧中人物除了自己的恋爱、婚姻、和父母的关系,以及要不要生孩子、要不要买房等生存命题之外,我们还要问问自己内心有没有其他的困惑,比如公平、正义、良知,从而进一步拓展电视剧的社会关怀。
  《家常菜》的编剧王力扶认为,在公共情怀和社会关心方面,电视剧编剧比小说作家差得还是有一点远。“我一直在追踪和关心几个跟我们年龄相仿的优秀中短篇小说家,比如山西的葛水平等,每次看到他们的作品我都有一种惭愧和焦虑。我感觉我们可能过于封闭和优越感太强了。他们有一种跟现实同水火、跟老百姓共命运的真切的感情,但这好像是我们比较缺乏的。”
  不接地气源于没有深入生活
  解放军总后勤部电视艺术中心主任、编剧马继红指出,目前电视剧存在不接地气、不合逻辑、情节注水、神化拔高等误区。她举例说:“前一段播出的一个反映新四军的剧,当时新四军的抗战环境应该是什么样的,大家可能都知道,但是出现在屏幕上的新四军女兵,个个穿着新军装,而且还抹着口红。这像是战争年代的新四军女兵吗?”
  对于如何深入生活,马继红给出了两点建议,一是广泛地进行采访,二是通过读书来间接了解。她举例说,中国电视剧编剧委员会会长高满堂在创作《温州一家人》时,就在采访上下了很大功夫。为了找到有分量的故事,他一直追着采访对象到了广州。在广州,人家还不愿意接受采访,他就拉人家喝酒,喝了好几瓶之后,人家才滔滔不绝讲出他的创业史。“如果他没有打动这个人,这个剧中的人物可能就不会这么有声有色、有血有肉。所以我觉得我们不缺生活,缺的是深入生活。”
  王力扶则认为,当下电视剧编剧并不是没有生活。在写完上一个家庭伦理剧之后,她决定封笔了,因为自己没办法突破,容易陷入一种复制。她说,编剧们应该经常能有一段时间把自己的心灵腾空一下,到外面走一走。编剧们都曾经有自己非常亲切的、感受特别深的生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割断了跟这些生活的血脉亲情。
  高满堂说,电视剧创作确实存在严重的“闭门造车”情况。“一些编剧无端地制造家庭矛盾,把家庭里人与人的矛盾演绎成了人和狼的矛盾。”他呼吁更多编剧能深入生活,在电视剧里去塑造真正典型的“人”.
  编剧要有人文情怀
  在电视剧创作误区重重而电视台又在追求收视率的现实下,生产流程上短平快的电视剧该如何突破,编剧们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资深影视剧编剧、导演陈秋平表示,编剧不要把自己当做一个工匠,而是要做一个有情怀、有责任、有感情的文学家。
  着名编剧、中国电视剧编剧委员会副会长刘和平说,我们正处于一个社会转型和文化转型期,在这种时候,很多东西制约了编剧。但是电视剧仍然可以针砭时弊。“如果说文艺作品连针砭时弊都不敢了,那是我们没有文化自信,也没有文化自觉。”
  马继红说,现在哪种题材电视剧热门,大家就一窝蜂地去发展,很多编剧不是在创作,他甚至连流水线上的生产都不是。有时候剧本在创作不到位的情况下就拿到剧组,边改边拍,边写边拍,这样难免千疮百孔、漏洞百出。要真正出好的作品,电视剧编剧一定要沉下心来,少一点浮躁。
  《洪湖赤卫队》编剧柳桦则对中国电视剧编剧委员会给予了更多期待。他说,现在“雷剧”这么多,建议协会推动形成一种机制,在行业内部建立一个评价标准,把这个行业越做越好。
免责声明:我的网站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