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为50种鸟拍了5000张“写真”(组图)

2017-11-28 04:01 0评论

杭德泉在为鸟拍“写真”。

杭德泉在为鸟拍“写真”。 向家富 摄

老人为50种鸟拍了5000张“写真”

黄雀

黄喉鹀

黄喉鹀

银喉长尾山雀

老人为50种鸟拍了5000张“写真”

银喉长尾山雀


  这个冬天,荷花池公园飞来了一只白骨顶,一种在市区难得一见的鸟儿。为了保护它,63岁的杭德泉几乎每天都要过来望一望,“这种鸟个头大,而且味道好,容易成为打鸟人的目标,夏天时公园本来有两只,后来被人打掉了一只……我希望这只能保护下来。”而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个为保护一只鸟而尽心尽力的人,曾经却是打鸟高手。

为了这只白骨顶,杭老已多次致电记者,希望想一个万无一失的办法来保护它。“过去打鸟是彻底的错,回头想都不敢想,心痛哟。退休后,我就想尽点力,为它们做点什么,这样我才会心安一点。”

杭老忏悔的方式主要是为鸟儿们拍“写真”,“让身边的人知道鸟儿的美丽,让他们爱上鸟。”至今,杭老拍鸟已有3年多,已为50多种鸟拍了5000多张照片。

打鸟20多年

“打鸟高手”开始后悔心痛

在杭老刚记事的时候,正值“除四害(苍蝇、蚊子、老鼠、麻雀)”兴起,“全城都在打麻雀,敲锣打鼓地赶,很多麻雀被赶来赶去的,最后累死了。”

“麻雀能打,其他鸟也能打。”这是幼年杭德泉的想法。因此,在他十三四岁时,就成了一名打鸟人。而这一打,就是20多年。

杭老说,最初的打鸟工具很简单很原始,就是一把弹弓,“弹弓射程不远,但只要打得好依然可以打不少鸟”。杭老的“弹弓瘾”很大,“当年去当兵时,还偷藏了一把弹弓在身上,中午人家休息时我就跑到山上打鸟;那地方还没有石子,就用黄泥拌水打湿使劲儿掼,掼实了后搓成‘子弹’,然后藏在衣服口袋里。”

从部队转业后,杭德泉已是23岁的大小伙子了,“那时再用弹弓就不好意思了,怕人看见,只能偷着打”。再后来,他买了气枪,“一大早跟几个伙伴出去打鸟,到晚上才回来,最多的时候一天可以打四五斤鸟(数量多,以斤计算)。”

杭老回忆,因为家里穷,打来的鸟儿大多都吃掉了,“有时候我们还会夜里去打鸟,带上手电筒,往树上一照,一打一个准,一晚上可以打几百只鸟。”

杭老打过很多鸟,而让他最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打了一只猫头鹰,“那时已经知道猫头鹰是益鸟了,但我又从来没看过猫头鹰,因此想打一只看看。刚好有一个熟人说在北城看到一只猫头鹰,我心里一动,就约了一个朋友一起去打……打下来还是活的,眼睛打伤了,也养不活,最后死掉了。”

杭老说,打了猫头鹰后,他就开始后悔,“有了一种心痛的感觉。”

为打鸟忏悔

他退休后为鸟拍“写真照”

上世纪80年代末,杭老的气枪被收缴,“收缴前,我就很少打鸟了”。这时的他,也开始悔恨,渐渐有了一种负罪感,“鸟儿越来越少了,以前扬州啄木鸟很多,每次到瘦西湖去,都听到树上咚咚咚地响;再比如太平鸟,以前也是成群的,冬天它们最喜欢在女贞树上,一棵树上有七八十只,后来都很少见了。”

因常年打鸟,杭老对鸟也产生了感情,“无论去哪里玩,第一发现往往都是鸟儿,有时候灌木丛中有一只鸟,我看到了,人家还不信,结果鸟儿很快飞出来了。”

在杭老看来,鸟数量减少,与他们这些打鸟人是分不开的。正是这些想法,让杭老决心要做些什么。

2010年,杭老退休了,终于有时间做些事情了。当年的一天,杭老看到儿子闲置在家的卡片机,心里一动,“就用相机记录美丽的鸟儿,让身边的人了解它们,爱护它们。”

杭老还记得第一次揣着卡片机拍鸟的情景,“听到一阵悦耳的叫声,我一听,这不是太平鸟嘛,好多年没见了,赶紧小跑过去……”可惜的是,由于是卡片机,成像效果并不好。

为了拍好鸟儿的“写真照”,杭老在2011年更换了一部单反相机,“当时老伴不理解,说花了冤枉钱;但儿子支持我,说我退休了,有这点爱好很好。”

免责声明:中国电影电视艺术学校-影视表演、影视化妆、影视动漫专业院校www.cctvfilm.com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广告位
广告位